28岁港青做动画 由徙置区故事到「刺客教条」的创业路

「通常话做一个故事,首先会谂到拍片,一係就Motion Graphics,冇谂过要做动画。就算要做动画,都未必谂到香港可能有、(大家)冇谂过隔离工厦有间动画公司。」林昊德(阿德)是动画及CG(Computer Graphics)製作公司Paperbox Creations的创办人之一,他们想做出属于香港的动画、画出香港的故事。昔日的本土作品,令阿德被爆红游戏「刺客教条」睇中邀请合作拍摄宣传片,网民反应热烈,惊觉「香港动画」原来好打得。

Paperbox Creations的工作室位于观塘一幢工厦, 一头清爽短髮的阿德拿着葡萄适与记者打招呼。他身穿短袖T-shirt、短裤、踢拖,彷彿正值炎夏;但甫进入工作室,便见他的同事正穿着薄羽绒,毕竟这天的气温只有十多度 。工作室跟半个篮球场差不多大,现时共有5个人工作。28岁的阿德笑起来时眼袋更见明显,他一边饮葡萄适提神,一边解释他的倦容:「而家係通唔到顶,会好攰,之前有几晚係屋企通咗顶,噚日同今日都唔知点咁,口窒窒唔知讲乜。」

阿德自小学喜欢上美劳堂,对画画深感兴趣。中五毕业后本想在IVE读平面设计,但报读了「Information-technology for multimedia design」,才发现学的是电脑特效、动画,后来接触多了对动画产生兴趣。他在IVE毕业后选读城大的创意媒体学院学位课程,一路上都获得家人支持:「原本中学係全级第尾,读IVE变全级第一,咪读啰,又难得读到大学,佢哋喜出望外,从来冇谂过我会读到大学。」

在城大的三年,他认识了两个摰友,很多小组功课都会合作,经常在校内24小时开放的工作室「通顶」,「嗰阵係日对夜对,好似屋企人咁,一齐生活。」临毕业前,有公司找阿德做Freelance工作,三人本已讨论过毕业后夹份成立公司,于是提出以公司名义接下这单工作,对方同意。其后,他们将这单工作的酬劳用来买器材。那是他们从城大毕业的一年,也是Paperbox Creations成立的年份。公司于2013年成立,首半年的收入全部用来增添器材,一步一步筑构成三人的梦想。

公司成立时,他们以製作故事动画为目标,但可惜找上他们的客户,落单工作以后期製作、特效居多。直到2016年,他们成功申请政府资助,首次製作属于他们的动画故事《长不高的孩子》。

Shear Marks 长不高的孩子 from Paperbox Creations on Vimeo.

故事讲述60、70年代在徙置区居住的两个小孩,他们在电灯柱刻上自己的身高线,等着有一天两人长到同样高度,但后来发生了一次山泥倾泻,男主角自此便没有再见过女主角。「《长不高的孩子》个故事未必係一条灯柱,可以係棵树。纯粹係想拎城市一个角落,透过呢个角落嘅变迁去讲一段关係。我哋倾咗就係徒置区嘅故事。」

为何描写徙置区?「睇咗啲旧香港相,见到觉得好似好得意。同而家差30、40年啫,但成个香港已经变咗另一个世界咁。」儿时家住港岛的阿德,其实对徙置区没有甚幺印象,不过对于旧香港的生活很感兴趣。生于1989年的他,笑称自己勉强算是「八十后」,想起童年在公园玩耍的滑梯都很高,但现在已经「变晒好低能嘅公园,滑梯可能得1米高,根本就冇人玩。」

旧香港只能留在他美好的回忆当中,阿德认为这也是《长不高的孩子》想带出的一个类似想法。「究竟个女主角最后死咗定搬走咗,冇人知。其实就係讲,女主角係男主角嘅印象中,只係停留喺嗰到(消失前),即係一个回忆,即係只可以留喺佢美好嘅回忆中。」

在製作过程中,阿德负责故事资料搜集及最后合成,当中一些有趣的发现满足了他对旧香港的好奇。「譬如我地要搵70年代的灯柱,我哋谂住而家应该冇晒啦,无意中有日喺油麻地见到,咦!原来仲有一条。(点样一睇就知?)做好多资料搜集,睇当年街道、人哋影嘅相、睇好多嗰阵嘅电影,例如search番啲警匪追逐片,影到条街,见到啲灯柱係咁嘅样。又search到原来以前新界用白灯,係港岛同九龙先用黄灯,即係话住新界嘅人见到黄灯就有种出九龙的感觉。原来当年係有啲咁嘅野,就係做资料搜集先知。」

《长不高的孩子》最终获得了第21届 ifva 比赛动画组银奖。但由于政府计划只会资助首部製作的剧情动画,所以Paperbox Creations已经不能再申请该资助计划。

Paperbox Creations成立之后,公司忙于接商业创作,无暇製作自家动画,但阿德有个念念不忘的想法:「一路想讲、想做嘅,但唔係特别讲旧香港,而係香港嘅工作压力好大。」他在城大读书期间,就製作过两条动画表达工作压力之大。

其中一条,讲的是主角每天营营役役地生活,为着果腹而工作,食饱又再继续工作,人生不断陷入这个循环当中。最后,主角决定逃离这座城市,出去之后,看见许多同路人,才发现自己并不孤单。现在回想,阿德自觉有点讽刺:「我一开业嗰阵,每日都会逼自己向前走,基本上係每日都通顶,延续番喺学校嗰种生活⋯⋯真係好讽刺,明明自己质疑呢样嘢,但又堕入呢种生活形态。虽然,可能因为做紧自己锺意做嘅嘢,又唔会话好抗拒咁样。」

阿德与同事都会积极将自己的想法放入商业作品当中,这既是他从工作中得到满足感的原因,亦是他觉得Paperbox Creations最与别不同的地方。

2014年雨伞运动,阿德因为忙于私人事务,没有参与其中。到了2015年的中秋节前,有电视台找Paperbox Creations製作一条Motion Graphics,祝愿观众人月两团圆。那年中秋节翌日,正是9.28一周年。他们于是製作了催泪弹、狮子山直幡、雨伞人雕像等画面,融入片段当中,加上字句「我们都想念」。「我哋俾咗两个version佢,其中一个有直幡、帐篷、雨伞人。」电视台最后出了另一版本(见上图),完整版本则放在Paperbox Creations的自家网站。

阿德形容,这是其中一个他很满意的作品,包括意念、创作形式,最重要是因为整条片都由他们一手包办,客户没有提供很多素材局限创作空间,让他们能将自己的想法加入作品。毕竟他亦明白:「客想sell product係好正常,冇理由条片真係去支持艺术。我哋谂嘅係喺呢个创作入面,点样加啲自己想做嘅嘢。」

谈到Paperbox Creations的代表作,想必是去年出品、为游戏「刺客教条」拍摄的《刺客教条:起源》宣传片,当时网民反应热烈,除了有人批评「太似刺客教条啦」,亦令很多人惊觉「香港动画」原来好打得。那时候,本地广告公司「朝日创作」因为看过他们为港产片《今晚打丧尸》创作的一段动画,于是邀请他们合作。他们公司共5个人,花了1个多月时间,经常加班通顶,终于製成了45秒的动画,引起网民对「香港动画」的讨论。作品推出之后,更多了公司找Paperbox Creations 合作,而且基于信任他们的製作质素,也更愿意让他们以自己的意念创作。

阿德有感这次的商业创作其实相当难得,因为既能以动画形式製作,又可以一手包办故事内容,而且「刺客教条」本身是颇受欢迎的游戏。事实上,公司运作至今已4年半,所接的工作大多是后製、特效、motion graphics,真正做动画的时间很少。不过阿德没有忘记,他们的「初衷」是製作自家的动画故事。

然而,在前往自家製动画故事的路上,仍有许多局限,包括资金与时间。要有资金就要接商业创作,但不仅要付出时间,原来所赚的亦不多,阿德提到:「最近都有个广告谂住搵我哋做,但点解冇开始做,就係佢哋话:『因为谂住动画可以平好多,所以谂住用动画。』听完就觉得,有冇搞错⋯⋯动画都係要钱。好多人以为做动画会平啲。」阿德透露,目前公司的按年营业额过百万元,但扣除人工、器材、租金等,已所剩无几,辛苦创业并未有赚大钱。

阿德打趣地说:「有时可能食谭仔,话洗碗请人,万五蚊。咁爽!我唔介意赚得少,但个工作量同收入好似……即係付出咁多,係咪攞番咁多呢?又唔係。其实外国都好似係咁,大家都觉得动画好容易做。」 语毕,他有点淡淡然的无奈 。

《刺客教条:起源》宣传片推出两个月后,阿德的两位拍档选择离开Paperbox Creations。二人就公司未来的发展方向有不同想法,一个想製作电影动画、一个喜欢像真度高的3D动画,最终为着自己想做的事,选择各奔前程,但偶尔仍会帮忙製片。阿德现为公司的唯一老闆,但他强调Paperbox Creations不是属于他一个人的,而是所有员工一起圆梦的地方。

阿德认为做动画短片也可以将自己的讯息带出,「未必要得到好大的大道理,一个短片未必做到,纯粹令你谂起以前美好的回忆,开心少少或者放鬆少少。睇完係开心嘅,勾起回忆,可能谂起细个周围落街玩。」

相关阅读